追蹤
林中的部落格
關於部落格
  • 3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【嗨購節】箱購-幫寶適 超薄乾爽 嬰兒紙尿褲 (NB) 46片 x6包

箱購-幫寶適 超薄乾爽 嬰兒紙尿褲 (NB) 46片 x6包



4867531_R.jpg

你還在找比較哪裡入手 "箱購-幫寶適 超薄乾爽 嬰兒紙尿褲 (NB) 46片 x6包" 價格最優惠、最便宜、CP值最高嗎?

雖然各大網路購物通路大多有在販賣,不過小編還是到奇摩和google搜尋查看一些評價、文章、YOUTUBE、直播、開箱文 等相關訊息後。

幫您整理出來在 momo購物網 最划算啦。

有需要的網友們可以點擊下面按鈕即可獲得最新的優惠折扣喔!



=>點此取得優惠<=












幫寶適全球NO 1超乾爽

新12小時乾爽 整晚金質睡眠

特有神奇鎖水珠珠乾爽長達12小時:吸水量高達自身重量30倍#,牢牢鎖住嬰兒尿濕

特有瞬吸導流層:尿布均勻擴散,迅速吸收

100%透氣表層:超過1000萬個透氣微孔,讓清新空氣進來,排走濕氣!

超柔軟外表層:柔軟舒適,給寶寶溫柔呵護!

蟲蟲彈力側腰圍:提供2倍彈性#幫助防止側漏後漏,讓寶寶怎麼動都合身舒適!

媽媽們,就讓乾爽屁屁給寶寶一夜好眠 !








一周大事









知恩:「如果我說我愛你,你會回答我什麼?」

程豫:「那很重要嗎?」

卡片鎖停在大門的鑰匙孔前,程豫一手拎著行李、一手拿著鑰匙,站在門前的他,臉上掛著遲疑。

結束與安芃薇的兩天私會,今天的他,又開始要繼續正視自己「丈夫」這個角色。

在這扇門裏面,有一個從不對他抱持懷疑的女人。

在他瞞著她跟別的女人見面之後,他還能毫不心虛看著她清明的雙眼嗎?

想起了知恩,程豫開啟家門的動作遲疑起來。

是因為罪惡感嗎?抿著唇,程豫搖搖頭,覺得自己想太多。

他拋開猶豫,俐落的把鑰匙插入鑰匙孔,綠燈亮起,程豫推門進入。

「知恩,我回來了。」他語調輕鬆,臉上的笑臉偽裝得一點都不勉強。

脫了鞋,走進客廳,以為會在開放式廚房聽見熟悉身影的親切回應,但卻沒有。

整個家裏,異常地寧靜。

疑惑讓笑容漸漸從程豫臉上退去。

他隨地扔下手裏的行李,開始一間一間找尋他認為應該要存在的人影。

但是都沒有。

為什麼?記憶裏,知恩幾乎足不出戶,她一直守在這個家,就算她真要出去,也會留下字條或簡訊告訴他她的去向。

現在,沒有字條、沒有訊息,應該在的人卻不在家裏。

不安的感覺浮上程豫心頭,他掏出口袋裏的手機,打開多天未開啟的電源,撥了知恩的號碼,回應的卻是語音信箱。

她聯手機都沒開?!

程豫煩躁地連試了很多次,最後他不得不接受這項事實。

他坐上餐廳吧台邊的高腳椅,不明白為什麼知恩會忽然消失?

她走了多久?

難道在他一出國之後,她就離開了?

但是,她為什麼要離開?

離開這兒,她又會去哪兒?

還是說......她出了什麼意外?

程豫找不到答案,想試著聯絡別人知不知道知恩的下落,展開自己PDA裏的電話簿,裏頭的人名,沒有一個跟知恩有關係。

一時間,程豫陷入了無措的狀態。

他想找他的老婆,卻找不到可以提供他訊息的物件。

煩躁的心情加深,程豫從口袋裏找出香煙,點燃,讓煙味放肆在一塵不染的豪宅裏。

不知過了多久,當程豫按熄第六支香煙,擱在吧臺上的手機忽然響起。

他有如漂流者發現一線生機,興奮地接起。「喂,知恩嗎?」

「是我,姊夫,找了你兩天,你終於開機了。」知翔溫吞的聲音,緩緩的從另一頭傳過來。

昏黃的陽光穿過窗,映照進知恩幽暗的房間裏。

她一個人靠在沙發邊,眼神漠然的看著灰白的牆。

她懷孕了!

在發現程豫出軌的同一天,知恩從醫生口中知道了這項消息。

她的嘔吐、她的暈眩,不是因為厭惡香水的味道,而是因為懷孕的關係。

對於這項消息,知恩只是淡扯著嘴角。她像是在笑,卻不是那麼快樂的微笑:她的笑中,充滿了與快樂相反的苦澀。

孩子,一個有程豫基因的孩子,那曾是她滿心的夢想。

可是現在,孩子有可能變成挽留程豫回頭的工具。

但是,他不愛她啊!把一個不愛自己的人留在身邊,她真的心甘情願?

知恩的眼神蒙上一層憂鬱。她不懂,她到底哪里做得不好?為什麼......程豫就是不肯愛她?

她不吵不鬧、她樂觀微笑、她認命知足,她--到底哪里做錯了?

感情不是一味的委曲求全,人對於太容易得手的事情總習慣不認真看待。

是這樣嗎?真的是這樣嗎?

她的愛情,沒有讓程豫感受到嗎?一絲絲都沒有嗎?

就算沒有,他也不能這樣對她,是吧?

他們結婚了,他是她的丈夫、她是他的老婆啊!他們曾在神前誓約相互扶持直至白頭終老,不是嗎?

知恩,有時候不是結婚就代表你擁有了全部......

是啊,她沒有辦法擁有程豫的全部,甚至可悲的,她現在才清楚的發現,她恨本沒有擁有過程豫什麼!

「呵!」嘲諷的笑一聲。不,她有,她有的......只有程豫的背影而已。一個不認真看待她的背影。

「叩叩。」門扉上出現了聲響。

門在沒有得到屋內人的允許就被打開,然後,知翔出現在臥室門口。

「姊夫來接你回去了。」他說。

那天,接到了知恩的電話,知翔匆匆的趕到飯店,在人來人往的飯店大聽,找到了縮在角落的知恩。

她的唇色蒼白得像是死了一般,雙手抱著屈起的膝蓋,兩眼發直,身體不停地顫抖,臉上滿是淚痕。

知翔蹲下,擔憂的望著知恩。

感覺到有人接近,知恩抬眼,看著弟弟困惑的面容。

下一秒,她抱緊他,牢牢的抱緊他,幽幽的開口:

「我想離開,可不可以帶我離開這裏?」知恩的聲音,輕得仿佛要消失了一樣。

知翔替她跟清風編了個理由,然後帶知恩回到冉家。

回去前,因為知恩的身體狀況太差,知翔先帶她去了醫院一趟,這才知道了連知恩自己都不清楚的孩子的事。

「你準備要回去了嗎?」關上門,知翔朝知恩走近。

知恩不語。

「沒有跟姊夫聯絡就回來這兒,他很擔心。」

電話裏,知恩沒有告訴知翔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,就算是回到冉家,面對父親冉昭雄的質問,知恩依舊什麼話都沒多說。

每個人都看得出來她有問題,但每個人都不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。

隱約中,知翔直覺跟程豫脫不了干係。

歎口氣,知翔站到知恩面前,蹲下與她平視。

「姊夫現在在客廳裏等你出去,你要回去嗎?」

知恩依舊沈默。

回到冉家這兩天來,她一直是這個樣子:待在房裏安靜不多話,眼光放在不知名的遠方,仿佛在沉思什麼。就像具沒有生命的洋娃娃,臉上連點喜怒哀樂都沒有。

唯一慶倖的是,知恩進食狀況有改善,似乎因為知道自己懷孕的關係,她把阿鵲姨端進房來的菜肴都吃得乾乾淨淨,雖然身型依舊清瘦,但是氣色已經比剛回冉家的時候好很多了。

知翔看著姊姊的臉,無奈的站起身。「你不想回去是吧?那我去跟姊夫說要他先回去好了。」知翔說著,轉身要走向門口,後頭一股力量卻拉住了他的手。

回頭,知恩蔥白的纖指勾著他,但她的眼光仍擱在遠處。

「姊?」知翔納悶的轉回身,站在知恩面前沒有動作。

許久,知恩終於抬頭,用著聽來有些乾澀的嗓音說話,「孩子的事......知道了嗎?」

孩子的事?知翔皺眉,不解。

「你說什麼?」

「我說......我懷孕的事,你有跟你姊夫說了嗎?」

「沒有。」知翔搖頭。「這幾天的情況太混亂,我還沒有機會跟他們說,連爸都還不知道你懷孕了。」

「那就不要說。」手的力道增強了幾分。「拜託你不要說!」

「為什麼?」知翔又蹲了下來,眉心深深的刻了道痕跡。

知恩瞅著弟弟擔憂的眼,抿唇,鬆開她拉住知翔的手,嘴角微微的彎起。

「其實也沒什麼......只是想給他個驚喜罷了。」

「驚喜?」知翔瞅著知恩勉強的笑臉,懷疑話中的真實。

「嗯。」知恩點點頭,再次拉住知翔的手,「所以,答應姊姊,我懷孕的事情,先不要說好嗎?」

知翔楞了下,雖然搞不清楚知恩的用意,他還是點了頭。「好。」

得到弟弟的承諾,知恩微微地笑了,但是她的笑意沒有傳到她悲傷的眼裏。

知恩站起身,走到衣櫃前,收拾起行李。

背著知翔,她開口:「告訴你姊夫,我整理好行李就跟他回去。」

程豫的煩躁,在見到知恩的那一刻消弭了。

他見了她,難得地興奮:但她見了他,卻沒有以往的歡欣,清秀的臉龐有的只是淡淡的情緒。

知恩沒有對程豫說什麼,只是跟家人輕聲道別,然後就一個人拎著行李坐上車。

程豫對知恩的態度微微詫異,但一想到她人平安沒事,他便沒多深思,也上了車,往他們家的方向開去。

沿路,駕駛座旁的知恩面無血色的倚著安全帶往窗外看。

程豫趁紅燈停下,轉過頭,空出一隻手覆上她的額。

知恩一楞,把眼光放到程豫身上。

「阿鵲姨說你病了。」程豫看著她。

知恩點頭,拉開他的手。「感冒而已。」

「很難過嗎?我帶你去看醫生。」

「已經去過了。」知恩淡淡的回答。

她回過頭,移開自己在程豫身上的視線。

從見面開始,知恩的臉上沒有出現過一次笑容,平靜的臉龐有些疏離。

他大老遠來接她,她怎麼是這種態度?

程豫悶著,收手,把注意力放回到車上。

一路上,兩人沒再對話,安靜的車子裏,漫著一股難以言喻的凝重氣氛。

半個小時後,程豫的黑色房車開進大廈的地下停車場。

他才將車停穩,知恩已經解開安全帶準備下車。她的舉動,像是巴不得快快遠離他。

程豫攏眉,對於知恩的行為感到不悅,但他沒說話,只是下了車,順手想要接過知恩的行李。

知恩一個彎身,閃過程豫的幫忙。「我自己來就可以。」說完便往前走。

程豫楞在原地,他看著知恩的背影,無語的跟過去。

搭電梯、上樓,沈默依舊徘徊在兩人之間。

用卡片鎖開了門,知恩拎著行李自顧自的走進房裏。

程豫接著進去,看見知恩把行李放好後,從更衣室拿了衣物就轉進浴室。

然後,她當著程豫的面把門鎖上。

程豫踱到門前,開口:「知恩,你真的沒事?」

「沒事。」浴室傳來水聲。

「但你在生氣。」這句話不是疑問句。

浴室裏的人安靜了兩秒。「我沒有。」

沒有?「可是你的樣子就像在生氣。」

「你想太多了。」

「我想太多?」程豫臉色變得難堪。「如果沒有,就不要對我擺臉色。」

「我沒有。」

「又是'沒有'?!你難道沒別的話可以說了嗎?」

水聲停止,寂靜蔓延,程豫等著知恩的回應。

「程豫,我想生孩子。」含糊的語氣乍然冒出。

什麼?程豫楞了楞。「你剛說什麼?」他沒聽清楚。

「我說......我想生個孩子,可以嗎?」

程豫皺眉。「我不是說過不可以。」

「為什麼?要說為了事業,五年也已經夠久了--」

「不只是因為事業!」程豫打斷她,「總之現在還不行。」

知恩望著擦得晶亮的水龍頭。「連一絲絲考慮的空間都沒有?」這句話,她問得很卑微。

程豫一頓,「是的。以後除非我說可以,不要再在我面前提這件事。」

程豫的回答刺痛了知恩的心,平息了兩天,無法承受的壓力又回籠侵蝕著知恩。

知恩深呼吸,努力不被這股激動的情緒打敗。

「我知道了。」她平板的說著,語氣裏聽不出她的情緒。

程豫盯著前方,試圖穿透厚重的門板看到知恩的表情。良久,程豫面色疑惑的開口:「突然問這做什麼?」想起知恩最近的身體狀況,他一楞,「難道你懷孕了?」

知恩咬著手指,哼笑。「怎麼可能。」

「沒有騙我?」程豫確認的又問一次。

知恩打開水籠頭,掩去程豫的疑問。

「我要洗澡了,你先出去吧。」她說,不再回答這個話題。

程豫沒追問下去,他沈默地開門走出臥房。

直到門板關上的聲音出現,知恩才敢放聲哭泣。

以前因為經濟狀況不允許,所以他不要孩子。

現在事業如日中天,他還是依舊不要孩子。

為什麼?

這還需要想嗎?是因為安芃薇的關係吧?

她沒辦法擁有程豫的人、程豫的心,現在連孩子,程豫都不願意給她。

因為他要的不是她生的孩子!

老天!可不可以不要對她那麼殘忍?

如果不要她跟程豫有幸福的結局,為什麼當初讓他們踏入婚姻?

因為愛他,所以毫無怨言的嫁給他,難道她錯了嗎?

一陣暈眩,知恩無力的靠著牆坐下,白皙的小手下意識的撫在腹部上。

她低頭,想起肚裏的孩子,苦澀的,笑開。

一個不被期待出生的孩子......

一個不被重視的妻子......

這一切,都是因為一個忽然介入他們之間的女人的關係!

安芃薇,你憑什麼?!

憑什麼回來剝奪她僅有的一點點幸福?!

憑什麼可以這麼理直氣壯地牽著程豫的手?!

你憑什麼......

憑什麼......

知恩哀戚的哭著,那不可抑制的淚水,跟著忿忿不平,一點一點的,浸濕了她的衣襟。

知恩變得神經質,她每天至少打超過二十通的電話給程豫。

因為她開始不信任他。

只要程豫一離開她的視線,不安的心絞痛就會突然蔓延。

那磨人的痛苦,也折磨著知恩的腦子。

各種的胡思亂想塞滿了她所有的思緒,幾乎麻痹了她的呼吸功能。

知恩知道自己不該想太多,但她無法控制自己的舉動。

她一定要這麼做,唯有這麼做,她的不安才會稍稍獲得救贖。

她不在乎程豫對她從忍讓到厭惡、從體諒到責備,因為她現在剩下的,只有一張虛有的結婚證書,如果程豫什麼都不願意給她,那她拚死也要守住這張紙。

她的愛太過瘋狂了嗎?知恩不知道。

她唯一想的,是不要他連背影都消失在她的眼前!

知恩冷著一張臉,看著牆上的鍾劃過十二的數字。

她屈身坐在餐桌椅上,面對著一整桌豪華卻已冰冷的晚餐,痛苦的咬著自己的唇。

他今天......應該是不會回來了吧?

明知程豫出現的機率極低,知恩還是煮了一桌菜等他。

為了讓自己守著程豫回家有個理由、為了讓自己真正像是個妻子,這陣子的晚上,知恩反復做著如此的傻事。

只是每煮一次,就心傷一次。

程豫不在乎她的等待,所以才會這麼乾脆的不回家來。

口裏嘗到了血腥味,知恩發覺自己又因為劇烈心痛而咬傷了唇。

深呼吸,她用手背抹去唇上的血跡,拿起桌上的筷子,一口口的將冰冷的料理送入自己的嘴裏。

之前程豫沒回家,知恩煮的東西最後都丟進了垃圾桶。

但是這次她不要,這些料理是她的愛,如果註定要被丟棄,那她寧願自己把它們一點一點的收回去!

鯧魚、豆腐、東坡肉......知恩的筷子在盤裏的食物消失前,沒有停下的跡象。

她張開嘴,面無表情的吞下了所有的東西。

當她喝下第一口竹筍雞湯時,大門的電子鎖出現了聲響。

程豫推開門,幽暗室內與明亮室外形成對比。

關上門,寂靜的空氣不需費力就可聽見湯匙敲擊瓷碗的聲音,程豫摸上最近的電源開關,宅內頓時大亮。

知恩因為瞳孔適應光線變化眯起雙眼,她停下手,直直地往程豫望去。

「怎麼不開燈?」程豫站在客廳,與知恩對看,他的表情因為知恩連日來的電話騷擾有些不耐。

以為知恩睡了,他才選在這個時間回來,沒想到還是遇見她。

「一個人吃飯開什麼燈?」知恩冷冷的回答,放下湯匙,她站起身。「吃過了嗎?我再去弄點東西給你。」

「不用。」程豫拒絕得斬釘截鐵。「我等會兒要回公司去,沒時間。」

轉身,程豫往更衣室走去。

「是這樣嗎?」知恩的聲音拉住了程豫的腳步。「不吃老婆苦心做的料理,說穿了,根本是因為不屑她這個人的關係吧?」

程豫皺眉,不悅的朝知恩瞧去。

「你鬧夠了沒?」他挑眉的表情看來冰冷。「你是個大人,怎麼頻頻像個小孩一樣無理取鬧!」

「無理取鬧?」知恩呵笑出聲,「關心老公的去處、煮愛心晚餐給老公吃,這叫無理取鬧?」

程豫沉下臉。「你該清楚我是什麼意思。」

「什麼意思?我一點都不明白你是'什麼意思'!」

「少跟我玩字面遊戲!」程豫氣衝衝的走進更衣室裏,撈出櫃子上層的行李袋。「你以前不是這個樣子,為什麼現在變了?」

「我以前的樣子?我以前該是什麼樣子?安靜無語?還是忍氣吞聲?乖乖的待在家裏等著主人回來摸頭?」

「冉知恩!」程豫停下動作,看著咄咄逼人的她。

「怎麼,難道我說錯了?」嬌小的下巴挑釁的抬高幾吋。

程豫抿唇,轉頭又繼續整理行李。

「你不該這樣講自己。」

「我不該嗎?但這是事實啊!結婚是兩個人的事,但是為什麼我只在舞臺上看到我自己?還是說,你在婚禮第二天就忘記自己已經結婚,說忙碌工作,其實是背著我跟別人交往?」

程豫的手再度停下,這回,原本在他臉上的怒氣頓時換成震驚。

知恩沒有放過程豫任何一刻的反應,她看著他,看著他訝異,然後隨即恢復,面無表情的把行李袋的拉鏈拉上。

「我很忙,沒有時間跟你在這裏耗!」程豫拎著行李走出更衣室。

但知恩不知哪來的勇氣,她不願就此罷手。「被我說中,就要逃之夭夭?」她繼續說。

程豫停下來,怒視著知恩。「只是不想生孩子,你有必要把我們的關係搞成這樣?」

知恩沒有躲避程豫的視線。「你以為我只是因為孩子的關係?」

程豫擰眉,想開口,PDA的鬧鈐功能開始催促他工作時間,於是他放棄繼續跟知恩爭辯,提著袋子往外走。

「你拎著行李要去哪?」知恩追過去。

「被你這樣一鬧,我看我所有工作都沒辦法完成。」程豫邊說邊穿鞋。「我要搬出去,直到你恢復理智為止!」

他的決定讓知恩心慌,她絞著手,瞅著程豫把門打開,在他要關上門的那一刻,知恩伸手拉住了程豫的西裝外套。

「阿豫!」

程豫轉過頭看她,沒有出聲,冷淡的眼神表示他心意已決。

知恩忍著胸口的疼痛,脆弱的開口:「如果我說我愛你,你會回答我什麼?」

「愛?」程豫嘲弄的勾起嘴角。「那很重要嗎?」

狂烈的痛楚像迅速生長的荊棘,一圈一圈包圍知恩已經傷痕累累的心。

?那間,知恩無法反應,她只能眼睜睜的看著程豫掙脫她的手,又一次的,背著她遠離。

如果我說我愛你,你會回答我什麼?

愛?那很重要嗎?

那很重要嗎?那很重要嗎......

程豫的答案如回音般盤旋在知恩的腦海裏,她站在原地注視著緊閉的大門,直到手上的濕意令知恩回神,抬眼,她才發現自己已淚流滿面。

原來他真的不愛她啊......

心痛不曾停止,胸口的窒悶壓得知恩喘不過氣。

她又聞到那股香水味了......安芃薇的香水味......

噁心感從胃逆流,知恩跌跌撞撞的沖進廁所,剛剛吞下肚的食物全都嘔了出來。

但是她的不適感並沒有因為嘔吐而獲得舒緩,她大口喘著氣,小臉慘白,冷汗跟淚水混合在知恩臉上奔流。

她抓著疼痛的胸口,掙扎著沖出廁所,踉蹌的爬上廚房旁的回旋梯,來到她一手建立的空中花園。

知恩瑟縮在花叢間,用著濃濃的葉林覆蓋著自己。

她想讓草和上的氣味,抹去鼻腔裏刺人的香精味道。

「聞不到......聞不到......」雙手環抱,知恩抖著身軀往內縮,口裏不停喃喃自語。

久久,植物的芬多精起了作用,知恩的心跳和呼吸漸趨平緩。

她輕喘,窩在樹叢動也不動。

風輕輕吹來,樹葉發出沙沙的聲響。

知恩抬頭,就著月光,發現楓樹的葉兒已染上淡淡的黃。

是秋了......

她的愛情,可以撐過這個季節嗎?

知恩沈默的靠在樹旁,不敢深思這個問題的答案。



《NiceGame》遊戲中心 營運團隊 敬上








文章標籤



PTT 箱購-幫寶適 超薄乾爽 嬰兒紙尿褲 (NB) 46片 x6包, 社團 箱購-幫寶適 超薄乾爽 嬰兒紙尿褲 (NB) 46片 x6包, 粉絲 箱購-幫寶適 超薄乾爽 嬰兒紙尿褲 (NB) 46片 x6包, 直播 箱購-幫寶適 超薄乾爽 嬰兒紙尿褲 (NB) 46片 x6包, 拍賣 箱購-幫寶適 超薄乾爽 嬰兒紙尿褲 (NB) 46片 x6包, 蝦皮 箱購-幫寶適 超薄乾爽 嬰兒紙尿褲 (NB) 46片 x6包, 露天 箱購-幫寶適 超薄乾爽 嬰兒紙尿褲 (NB) 46片 x6包, 奇摩 箱購-幫寶適 超薄乾爽 嬰兒紙尿褲 (NB) 46片 x6包, 露天拍賣 箱購-幫寶適 超薄乾爽 嬰兒紙尿褲 (NB) 46片 x6包, 奇摩拍賣 箱購-幫寶適 超薄乾爽 嬰兒紙尿褲 (NB) 46片 x6包, 蝦皮拍賣 箱購-幫寶適 超薄乾爽 嬰兒紙尿褲 (NB) 46片 x6包, 粉絲團 箱購-幫寶適 超薄乾爽 嬰兒紙尿褲 (NB) 46片 x6包, 評比 箱購-幫寶適 超薄乾爽 嬰兒紙尿褲 (NB) 46片 x6包, 心得 箱購-幫寶適 超薄乾爽 嬰兒紙尿褲 (NB) 46片 x6包, 開箱文 箱購-幫寶適 超薄乾爽 嬰兒紙尿褲 (NB) 46片 x6包, m01 箱購-幫寶適 超薄乾爽 嬰兒紙尿褲 (NB) 46片 x6包, mobile01 箱購-幫寶適 超薄乾爽 嬰兒紙尿褲 (NB) 46片 x6包, 01 箱購-幫寶適 超薄乾爽 嬰兒紙尿褲 (NB) 46片 x6包, Youtuber 箱購-幫寶適 超薄乾爽 嬰兒紙尿褲 (NB) 46片 x6包, 部落格 箱購-幫寶適 超薄乾爽 嬰兒紙尿褲 (NB) 46片 x6包, 分享 箱購-幫寶適 超薄乾爽 嬰兒紙尿褲 (NB) 46片 x6包, 臉書 箱購-幫寶適 超薄乾爽 嬰兒紙尿褲 (NB) 46片 x6包, facebook 箱購-幫寶適 超薄乾爽 嬰兒紙尿褲 (NB) 46片 x6包, 開箱 箱購-幫寶適 超薄乾爽 嬰兒紙尿褲 (NB) 46片 x6包, 推薦 箱購-幫寶適 超薄乾爽 嬰兒紙尿褲 (NB) 46片 x6包, 討論 箱購-幫寶適 超薄乾爽 嬰兒紙尿褲 (NB) 46片 x6包, 部落客 箱購-幫寶適 超薄乾爽 嬰兒紙尿褲 (NB) 46片 x6包, 比較 箱購-幫寶適 超薄乾爽 嬰兒紙尿褲 (NB) 46片 x6包, 心得分享 箱購-幫寶適 超薄乾爽 嬰兒紙尿褲 (NB) 46片 x6包, 評測文 箱購-幫寶適 超薄乾爽 嬰兒紙尿褲 (NB) 46片 x6包, 評測 箱購-幫寶適 超薄乾爽 嬰兒紙尿褲 (NB) 46片 x6包, CP值 箱購-幫寶適 超薄乾爽 嬰兒紙尿褲 (NB) 46片 x6包, 評鑑 箱購-幫寶適 超薄乾爽 嬰兒紙尿褲 (NB) 46片 x6包, 評鑑文 箱購-幫寶適 超薄乾爽 嬰兒紙尿褲 (NB) 46片 x6包, 部落客推薦 箱購-幫寶適 超薄乾爽 嬰兒紙尿褲 (NB) 46片 x6包, 好用嗎? 箱購-幫寶適 超薄乾爽 嬰兒紙尿褲 (NB) 46片 x6包, 去哪買? http://img3.momoshop.com.tw/goodsimg/0004/867/531/4867531_R.jpg, 哪裡買? 箱購-幫寶適 超薄乾爽 嬰兒紙尿褲 (NB) 46片 x6包, 網紅 箱購-幫寶適 超薄乾爽 嬰兒紙尿褲 (NB) 46片 x6包

延伸閱讀


猜您喜歡


工商服務


689CB791345C4B58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